港府拟推《紧急法》 议员指等同戒严 https://www

港府拟推《紧急法》 议员指等同戒严 https://www.aboluowang.com/2019/0828/1335012.html
 

2019年8月27日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举行新闻发布会。(法新社)
 
香港的“反送中”运动持续接近三个月,警民双方的街头暴力冲突未有平息,反而不断升级。周日荃葵青大游行后,多名警员被示威者包围后举起真枪,更首次有警员开实弹枪示警,打响了“反送中”后的第一枪,社会各界关心运动何去何从,港府如何解开现时的死结。有港媒引述消息,指港府正考虑推出《紧急法》,对此特首林郑月娥未有正面回应。
 
亲北京港媒《星岛日报》周二(8月27日)一篇专栏文章援引消息,指港府经过研判后,“认为透过现行法例第241章《紧急情况规例条例》进行紧急立法是可行的方法”。文章指如果没有其他可行方案,“推出《紧急法》就成为政府期望先治标的特效药,以争取政治上治本的空间”。但文章未有具体交代消息的来源。
 
《紧急法》可管制通讯及海陆空交通
 
《紧急情况规例条例》列明,行政长官及行政会议认为属紧急情况或危害公安的情况时,“可订立任何他认为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”,换言之,特首可以绕过立法会,进行紧急立法。而可订立的法例范围非常广泛,包括可对刊物丶文字丶图片及通讯实施管制,即可包括现时示威者用于动员及传播消息的通讯工具Telegram,将市民逮捕丶羁留丶驱逐及递解离境,授权进入及搜查市民处所,甚至管制香港的海陆空运输等。
 
 
 
《星岛日报》的文章指,相比起由解放军“协助香港平乱”,本地立法“震撼性和心理冲击相对较低,成为最可行的选项”。文章指,如何让《紧急法》条文达致预期效果,是执行上最重要的环节。
 
特首未正面回应重申以法治手段“止暴制乱”
 
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同日被记者问到,政府是否正考虑引用条例时,拒绝正面回应,只强调到目前为止,政府仍有信心可以自己处理这个社会纷争,相信广大市民的共同愿望亦是由自己处理。她又重申一定会依法办事,用法治手段“止暴制乱”。
 
林郑月娥说:“所有香港的法律,如何能够提供一个法治的手段来止暴制乱,特区政府也有责任去审视。”
 
她又批评过去周末的示威暴力行为越来越严重,示威者目无法纪,包括多次掷汽油弹和破坏智慧灯柱等,指自己感到非常心痛。
 
 
 
2019年8月27日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。(法新社)
 
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丶香港执业律师涂谨申指,如果港府引用《紧急法》,等同宣布戒严,剥夺香港人和平集会的自由,只会令“和平丶理性丶非暴力”的市民,都和政府强烈对立,做法愚蠢,亦会影响香港的特殊贸易待遇,在现时美中贸易战升级的形势下,只会为国家添烦添乱。
 
涂谨申说:“这是个很蠢很笨的做法,对国家非常不利,添烦添乱。简单而言,你用‘戒严’两个字来形容就可以了,戒严即是指你不用再打算和平集会,和平集会都会被取消。不过他是说全港实施还是某个地区就不知道,但如果你问我,我估计是指全港实施,实际上就是等于和平集会的权利被取消,香港还算甚么自由城市?”
 
G7声明重申《中英联合声明》的存在以及重要性
 
另一方面,香港情况亦持续受到国际关注,在法国举行的七大工业国集团峰会(G7)周一(26日)闭幕,会后发表的简短声明,最后一部分提及香港局势,七国重申1984年《中英联合声明》的存在以及重要性,又呼吁各方避免使用暴力。(The G7 leaders also reaffirmed the existence and importance of the Sino-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of1984 on Hong Kong and called for violence to be avoided.)
 
 
 
2019年8月26日,英国首相鲍里斯•约翰逊G7会后表示,将继续致力于维护香港的“一国两制”。(法新社)
 
英国首相鲍里斯•约翰逊(Boris Johnson)会后表示,将继续致力于维护香港的“一国两制”,他指出,G7成员国都“深切关注”香港局势,并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繁荣的香港。G7成员国包括英丶美丶德丶法丶日丶意大利和加拿大。
 
中共外交部: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
 
而在北京,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指,发生在香港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已持续两个多月,法治社会秩序丶经济民生和国际形象都受到严重冲击,没有人比包括香港市民在内的中国人民更关心香港的繁荣稳定,中方自己的事情中方会处理好,请七国集团成员不要再居心叵测丶多管闲事丶图谋不轨。
 
 
 
2019年8月26日,在法国举行的七大工业国集团峰会(G7)。(法新社)
 
耿爽说:“我们对七国集团峰会领导人声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丶指手划脚,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,我们多次强调,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,任何外国政府丶组织和个人,无权干预。”
 
他又指,《中英联合声明》的终极目的和核心内容,是确定中国收回香港,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。随着香港回归祖国,中国政府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实行管制,任何国家和组织无权假借《中英联合声明》干涉香港事务。
 
《中英联合声明》为已故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,和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于1984年签订,承诺香港在1997年后落实“一国两制”,让香港享有高度自治权,维持香港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“五十年不变”,但近年中方多次改口,指《中英联合声明》是一个历史文件,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。
 
阿波罗网责任编辑:夏雨荷 来源: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、出处並保持完整。
上一篇:江系为何泄露林郑闭门会内幕? 拒五大诉求多抓
下一篇:皇家骑警高官涉嫌泄密被指控 或面临14年监禁